高黎贡山考察日记(上)

作者:马文章时间:2014-11-30 01:59:45评论:0

中美高黎贡山联合科学考察(2002-2010)所取得的丰硕研究成果,让这片神奇的土地声名远扬。怀着对这块生物多样性“聚宝盆”的无限向往,我和来自美国加州科学院的苔藓植物学家James R. Shevock先生一起踏上了这片让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9月8日  

我们一早便按照原计划出发了。刚过楚雄,便一路大雨不断,好在雨水并没有拖延太多的行程。反而还得感谢这场雨,是它让拥有30多年驾龄的Shevock先生在大雨之初便意识到我们所乘车辆的雨刮器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驾驶员及时将其更换,这样就避免了随后一段时间在雨中行路而雨刮器不能工作的尴尬。沿途的大雨只让我们比原计划迟了1个小时达到六库。事实上,我们相当幸运,傍晚7点左右通过云龙县只嘎村的桥梁(注:据媒体报道,该桥在当晚10点左右的一次泥石流中断裂,一辆大客车不幸坠入河中,造成四人遇难,七人失踪.....)。


9月9日  

达到高黎贡山后的首个采集活动区域便是六库附近的片马垭口。天公不作美,阴雨绵绵了一整天,所幸沿途植被保存得还不错,标本采集得一身雨水总比一头雾水好。


高黎贡山泸水县姚家坪附近植被


片马风雪丫(垭)口


9月10日 

由于“9-8”怒江桥梁因泥石流垮塌事件,州林业局的领导和六库当地的朋友们都劝阻我们不要太着急进山,大雨下得人心惶惶,全城似乎都笼罩在压抑的气氛中。可我们的整个行程犹如链条般环环相扣,每个地方都有特定的任务,因为天气的原因放弃其中任何一个都会让人心有不甘。正当晨雨让各位愁眉不展的时候,租来的越野车也不利索了,就像一个厌学儿童总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去学校一般,越野车雨刮器的喷水再次神奇地发生故障,原本纠结中的情绪多了一丝无奈。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上午,修理厂的工人也忙活了大半天。在更换了中央电路控制系统以及其他常规保养项目之后,已经是12点过,这时候,天空竟突然放晴!直到几天后,我才意识到:原来当时老天爷是为了留我们在六库修车做保养啊(因为贡山的修理厂水平和收费实在很难用常规思维理解)!在福贡县本卓洛大桥搭上了我们的“金牌”傈僳向导(因该向导多次参加高黎贡山考察,精通傈僳方言,熟悉地形,顾全大局,心地善良,备受好评)加入到我们的考察队伍中。在驾驶员的谨慎驾驶中,当晚上8点半顺利抵达贡山县城。


9月11日 

早上仅有短暂的阳光用于激发进山斗志。在怒江州林业局领导的关怀下,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安排了一位工作人员(和大哥)专程负责我们在贡山县境内的野外科考后勤协调及相关安全事项。由于天气时晴时雨,领队决定将高黎贡山隧道附近考察任务提前。于是当天驱车4小时,达到了海拔3200米的露营地。尽管搭好帐篷已经是下午5点过,大家还是满怀激情地在附近的草甸开始了调查采集工作。天色渐晚,晚饭时间到,大家在有些忐忑的情绪中默默地吃着饭,心中都在默默祈祷:“明天别再下雨了”。


高黎贡山隧道---通往独龙江乡唯一公路的“咽喉”


高黎贡山隧道附近植被


露营地(海拔3200m)


9月12日 

早上起来所有的人都在相互询问是否被冻着,因昨晚半夜气温骤降。我被冻醒两次,貌似是情况比较好的,有队友冷得几乎彻夜未眠。最可怜的是我们其中一位驾驶员直接就选择在车里过夜,相当令人感动。今天的目的地是海拔3450米的无名冰碛湖。9点半左右,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就沿着垭口下溪流边的乱石小道前进了。两边的灌丛沾满了露水,没走几步,裤子便湿透;被草本植物密密麻麻地掩盖着的小道中,偶尔会有积水的泥潭,鞋子全部陷进泥潭估计是当天每个人都有过的经历。我们原计划是一路向前,到达冰碛湖后再折回采集,没料到沿途生境复杂多样,苔藓植物的物种变化也很大,于是大家边走边工作,前进速度较慢。


到下午4点我们才到达第一眼让人觉得漂亮得有些震撼的湖:湖面呈黑墨绿色,在黄绿色的湖岸草甸和杜鹃灌丛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神秘。后来得知,当地人曾经在湖面上搭建过一座简易的木质小桥,但很快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于是民间逐渐流传出“水怪”的桥段。不知道“水怪”在这么高处不胜寒的地方,会不会有些太过寂寞?


无名冰碛湖【从Google Earth (N27°45’12’’E98°27’35’’)发现该湖上方还有三个类似的湖泊】


9月13日 

今天的任务就是从高黎贡山隧道往贡山县城沿途采集,因为之前鲜有人在这条路上停留并大规模采集过。Shevock先生不愧为常年开展标本采集的老手,一到野外便迸发出与年过花甲不相称的旺盛的精力与激情。他不仅步行速度极快(相传当地林业部门在第一次中美联合高黎贡山综合考察时,所安排协助他野外工作的小伙子在第一天下来就罢工了,理由是速度太快,完全跟不上),标本采集的速度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古语讲欲速则不达,但Shevock先生的高速采集并不妨碍他将所有标本的详细生境信息都一一记录在随身携带的防水记录本中。令人称奇的是,他每天采集的所有标本都完全按照采集号顺序放置在便携式的塑料盒中。整个过程是那么的有条不紊且整齐划一。我简单观察过,如果不算搜索GPS所消耗的时间,Shevock先生从掏出采集袋到完成采集,平均每份标本所花费的时间在20秒左右。这个速度,我相信,是大多数苔藓标本采集者望尘莫及的。


9月14日 

今天的采集任务重点是沿着怒江往北,调查中国新分布种:嗜湿藓(Hydrocryphaea wardii Dixon)在怒江流域的最北端。沿途走走停停,由于Shevock先生美国国籍的原因,我们在即将达到位于贡山县与西藏察隅县接壤处的边防检查站时,停住了前进的脚步。不过,根据Shevock的推断,根据海拔的变化和局部气候条件,嗜湿藓在西藏一定有分布!



野外工作花絮 (James R. Shevock 对河流附近的苔藓植物情有独钟)


岌岌可危的吊桥 曾经是通向江对岸的唯一通道


古道


9月15日 

由于接下来将有四天比较艰苦的独龙江进山马帮老路的沿途采集,大部队决定休整一天。全体队员晾晒帐篷,干燥标本,补充给养,期待神奇而美丽的独龙江马帮路…


关键字:苔藓,马文章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